上海

曾经离上海那么近

我以为可以在那里

开启另一种人生轨迹

以及我有几个朋友

住在黄浦江畔

黄昏的时候 

我可以请他们喝茶

我们也许高谈阔论

也或许 并不说什么话

不过是看着黄浦江中的水波

闪着诱人的光芒 

//

那是鲁迅的上海 吴昌硕的上海

也是万圣节来到中国的上海

一座务实比口号多得多的城市

然而需要口号的时候

这座城市喊出了别人不敢喊的口号

这分明是精神气质的升华

繁华与文明

成正比例增长

上海滩

又哪里只是那个

纸醉金迷的地方

//

巍峨的高楼

昂贵的生活

潮水般的人群

在那里生存并不容易

然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个文艺的海派时代并没有死

或者像那封城时候的记忆

深埋在外滩石板下的野草种子

竟然又长出了青草

虽然没有人叫它们生长

毕竟

死灰能够复燃 绝处能够逢生

而我除了相信

别无选择

//

相信人潮中总有

愿意相信你的陌生人

陌生人实在可以感谢

陌生到熟悉的过程

既漫长又短暂

也许恍恍惚惚

得到的又失去

但你除了相信

别无选择

唯有可以做的

是增加脚底的厚度

谁也不知道

人生的尽头在哪

走得足够远

才有新的土地和大海

-by 冯一刀 2024.1.2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