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离开

2024年1月7日补记:在GODADDY重置了网站,完全又从零开始了,本来想换国内的两个博客程序试试,奈何屡试不成,看在没法退款的狗爹的虚拟主机份上,继续用wordpress吧。毕竟,博客的独立性还是要保持;同时,把以前的 maidili.com也清了,恢复启用这个域名。

那么,就重头开始吧,该留的记忆也留在脑子里了。

———————————————–

独立BLOG又遭遇重大打击。2023年12月25日,打开我的麦地里网站,页面莫名其妙出现了要重新安装Wordpress的提示,试图找原因,未果;过了两天,页面自动变成了一个Demo页面;又过两天,网站打开变成了“死亡白屏”。这些严重的故障出现之前,我并没有后台操作。奈何我的主机服务商Godaddy的网站竟然也被墙了,偶尔能通过连上VPN找网站客服咨询,客服却几乎连问题都始终理解不了。

太糟糕了。然而当时一口气买了三年的“豪华版”主机服务,又不能退款,看在花了1500多元大洋的份上,还不想完全放弃这个空间。然而无论我怎么折腾,2023年初建立的这个maidili.net,没了;之前的maidili.com也是遭遇了类似问题,才启用.net重新建立博客网站,如今倒好,全都付之东流了。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备份呢?Wordpress的备份机制,也是无语,因为通过仪表盘备份的东西,每次出问题都是连仪表盘也一块死亡了,根本没法进去使用。至于其他备份,在我删除程序重新安装后如是折腾几次,问题照旧。

算了。写字不过是写字,永远没变过,什么公域博客、独立博客还是什么公众号,最关键是保持写字的热情。

每年的新年献辞,今年却实在没热情写了。就当这个是吧。互联网的记忆其实挺脆弱,我十几二十几年的写字痕迹,在网上消失得快差不多了。

且将2023年记录的一些诗作在这留个痕迹,算是这一年最后一天的一个交代吧。

普通人

命运是一面

被下了魔咒的大地

你怎么也走不出这地的边际

于是抬头望天 天空写着一行字

命运呵 是可以被耕种的大地

这是天空对命运的态度

贝多芬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但黄金并没有为他在天上舞蹈

而你曾在年少时唱着大江东去 

未到归去时便想着在东坡种地

一个种地的凡夫呵

他愿意而且只能成为普通人

这不是渴望更不是装逼

而是命运告诉他本来就如此

他将在东坡种地而心里唱着大江东去

命运呵我告诉你

我将在你的土地上种上粮食

然后在秋天收拾起稻杆麦秸

燃烧出光和热

一个普通人应该拥有的光和热

我将感到庆幸

成为一个拥有光和热的普通人

还有什么命运的魔咒不能破除呢

和你干净的情欲

让我们赤身裸体

重新回到泥泞的道路上

回到冒着地气的花园中

双脚的肌肤紧贴住泥土

你想让我的情欲进入你

我想让你的情欲进入我

让我们摆脱时间的影响

永远心里有爱眼里有光

我们干净的情欲

是对生命最好的仁慈

像河岸边的草甸

平静而永远保持湿润

拥抱时曾经热泪盈眶

我们也不必谁进入谁

我依然是那个单纯少年

你依然是那个绿萝少女

一身宇宙

给我一颗诗人的心

投资家的脑

和一双铁匠的手

生命的意义

在于掬饮一捧清水

吮吸干净的空气

目中所见

比想象的还多

是悲是喜

仅仅是那么点漪涟

一幅身躯和宇宙的分别

又有什么分别

一身名利和泥土的分别

又有什么分别

老子无为

留下道德经五千言

我若无为

便做一缕山间的青烟

园丁

戈尔泰

湖畔的微风在耳边絮语

来吧,做一个园丁

你将收获快乐

水中的芦苇

荡着腰点起了头

水面的渏涟

含着笑跳起了舞

而你在静默中

想起了诗里的园丁

泰戈尔啊,如果可以

也让我成为你诗里的园丁

我将与晨露亲吻

与不知名的小花私语

为不认识的芳草取名

为松软的泥土撒上种子

在每一个柔光舒展的晨曦

满心欢喜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在每一个斜阳西沉的傍晚

心满意足地作别每一株草木

在这朴素闲散的日子里

我不再关心人类

我是一名园丁

注:头一回用戈尔泰这个笔名,权当纪念我的泰戈尔

诗和宇宙

扔一首诗进宇宙吧

你也没有什么话要说

然而宇宙却认得诗

写几句诗给宇宙吧

你也没有什么可留下

然而宇宙可以读懂诗

卑微的人啊

当你的心不再听从你

想想宇宙吧

还有什么不能放下

放下时

我必将眼含热泪

花开见佛

我见花开

便见欢喜

便是见佛

见佛若不欢喜

又何必见佛

花开若不欢喜

又何必栽花

我不苦行

也不诵偈语

有缘自然见佛

创业者

25岁

忧国忧民

做愤怒青年

妙手著文章

肉肩担道义

而你的25岁

流量变现

做商业精英

巧手编方案

双目夺创意

两种25岁

都是人生

上帝却不安排他们相遇

-by 冯一刀

你的记忆只有七秒

短暂的记忆

却换来广阔的一生

植物人

为什么

不把我彻底变成植物

我想

双脚扎进厚厚的泥土

吸食雨露和腐叶

双手长出绿叶

头顶开出鲜花

穿越

从脚底下

穿越地心到地球另一端

一对恋人正在做爱呻吟

也或许

那里不过是汪洋一片

或者竟然是雪山之巅

也或许

一只恋爱的母猫正独自忧伤

一只快乐的蜜蜂正花中采粮

也或许

另一个人也想着地球另一端

地心滚热

熔岩翻涌

不可救药的天真与浪漫

却要命令你从地底穿越

你们的唇

戈尔泰

他的唇

裹吻着你的密唇

你的唇

连接他每寸肌肤

无论你的大腿张开或紧锁

都是向神发出旨意

无论他的裸体横躺或站立

都是向爱召唤阳光

爱你身体的细软绒毛

那是寒冬对温暖的依赖

爱你肉体的冰清肌肤

那是酷暑对凉爽的热爱

你们的唇

开始一切又终结一切

那时我在读书

拿起一本书

走向湖畔

走向山间

走向田野

那时我与书在野合

微风和煦

阳光柔和

行人稀少

而山鸡在叫唤

纸间时光流动

宇宙在呼吸

我开始不能

停止思绪翻飞

那时我走向原野

走向湖畔与山间

曾是少年青衫

与陌生人相伴

那时我在野外读书

已经不再是少年

中年男人呵

你的感慨一定要深邃

心中的火焰

如阳光般缠绵,缠绵

李白

你是明月第一

你才情通透的诗篇

如洁白月光照了千年

你是饮酒第一

五花马 千金裘

换酒时你可曾想过

千金散尽却不复来

你是愁客第一

抽刀断水 举杯销愁

上天赐你通天才气

偏又给你万般愁肠

而我听见心跳

月光洒了一床

我要去地里种下食粮

午后

—釜托寺归

你有三个小时的悠长午后

而我听到一声命令

住手 不许对时间犯罪

去阳光温柔的林荫道上

徘徊踱步 或登上一座高塔

这比任何工作都有意义

风从竹林中四面走来

我在这林中古寺

任时光被微风带走

哲学在午后犯起了困

而工作被无情地嘲讽

众生呵

你可知道

灵魂与肉体的对抗

肉身已成心的枷锁

哪里是渡你的海

哪里是载你的船

哪里又是灵魂的彼岸

没有载你的船

这午后的时光将尾随着你

直到另一个午后

劳动

夏日乡间

赤裸上身

铲子插进泥土

肩上挑起扁担

汗流淋漓之间

肌肤酣𣈱呼吸

树荫与微风

送来午后的惬意

仰起头向山举目

甘泉一饮而尽

劳累但却痛快

四肢自由伸展

腰杆自由挺直

汗水尽情挥洒

我愿意为这份时刻

献上最诚挚的敬意

宁可成为一名铁匠

哪怕默默无闻

也不愿成为那个

脑子里装下黑洞的霍金

为我创造宇宙的

不过眼前这片小小土地

人生不过如此

人生不过如此

眼耳鼻舌身意

色声香味触法

佛说梦幻泡影

一无所有而已

想想宇宙吧

人生竟是意外存在

而我想拥有点什么

荷尔蒙有时是天使

你恨它但也爱着它

这是不多的激情源泉

有时竟也有写诗的冲动

就在你感觉内心掏空的时候

激情怜悯般地送来一点灵感

神啊

请不要让我一无所有

至少保留我一点写诗的能力

备份

总是被提醒

要记得备份

什么都要备份

不备份

就会失去记忆

人生将成为碎片

然而又有多少人

穷尽一生在备份

穷着便到了人生尽头

却什么也回忆不起来

沉重的备份呵

我们渺小的一生

并不需要那么多负担

我们肉脑中的记忆

已足够临终前的挥霍

一万年也不过那一秒

无花果

我也可以像你那样

不必经过花的绚烂

向时间奉上夏日的果实

我也可以像你那样

在洱海边保持沉默

向秋日献上旅人的沉思

秋风微凉的时候

也不是必须留恋杭城的桂花

那一株无花果树是更好的怀念

而我竟然失去了你

将来难道有什么理由

不在时光中栽一棵无花果树

像老子一般思考的树呵

会从地里长出函谷关五千言

而我只是那个在树底下举杯邀明月的人

某种沮丧

——致中年

当你步入中年

子女不再可爱

成长不仅带来烦恼

也带来了某种沮丧

——到处是冲突和无奈

有时候甚至心生厌烦可憎

这难道是有子女的本来模样吗

当你想到曾经百般宠爱的女孩

有一天也许会变成可憎的泼妇

或者屋子里各色物件胡乱堆放

——天,这是曾令你心软的女孩吗

这不应该是你的女孩成长后的样子

当年步入中年

发妻不再亲密

并且你沮丧地发现

做爱竟不如自慰的快感强烈

——让亲密随它去吧

既然火山选择不再喷发

为什么不让它安静地休眠呢

终有一天

所有的亲密

都将变得面目模糊

你们也无法成为朋友

孤独清老是最好的归宿

而你并不忌讳这沮丧论调

——人生能成为一条宽广的河流么

八月

半夜里

月亮跳了楼

我找不到她的碎片

只有无数斑驳的影子

太白啊

为什么你的诗篇里

有那么多的月光

却没有女人的乳房

子美

你要在成都等我

我修好了一所老宅

想接你来喝杯热茶

明月明月

故人复活了

而我和你相对无言

任凭八月无情地走到终点

清晨

我有限的夜晚

在无数的清晨醒来

即便我死去

我的灵魂仍懂得

分辨白天与黑夜

而此刻是黑夜

天上没有云彩

我在星光下漫步

微微的风带来耳语

你想知道的所有奥秘

都隐藏在头顶的星空中

你要信赖的是足下的土地

它坚实地为你提供了住所

使你远离地心烈火的炙烤

而你可以仰望星河

并且种下花木果蔬

和你共享每一个清晨

你要信赖的不止足下的土地

还有浩渺星际提供的生存机遇

也许万能的主宰在安排着一切

1.5亿公里之外的光芒穿越暗黑

你的生老病死不过是因缘偶合

每一个清晨都不必谈论过去和将来

给自己一个承诺

给自己一个承诺

有时要做一个清冷的观众

不入教不入党

活成清风的模样

但也爱读你们的心经

仰望星辰中的那位上帝

不必加入信仰的纷争

亦儒亦释亦道本无分别

不必贫困潦倒

不为微小的愿望惆怅

做你的园丁或农民

如夜来香般从容开放

懂得欣赏这人世间的

春水秋月夏云冬雪

要在火炉背后

吟咏五月的诗歌

要在山水间享受徜徉

在伟大面前

保持平庸的尊严

也有一颗向往辽阔的心

命运

晚风将夕阳吹落

而我在山坡上游荡

想到博尔赫斯失明的双眼——

难道还有更好的命运

等着被发现和创造?

那些做过的爱

那些读过的书

那些走过的地方

那些流连过的情绪

风中瘦纸片般飘舞的思想

终将没有半点命运的痕迹

那些将要做的爱知道

保持性欲并不容易

伟大的太阳神也终有一天

耗尽燃烧的激情

成为黑暗冰冷的存在

而你所有的努力

都不是对命运的谴责

阳光底下也终有一天

命运终将带来短暂的奇迹

和值得感谢的陌生人

本来的秋日

世界变得那么聒躁

年轻人不懂安静之美了吗

去吧

去金黄色落叶上做爱

用低吟声击败世界的聒躁

以及用最美的昵喃在她耳边说

今夜我不想和你分开

阳光和月光都将属于你们

没有床也没有沙发

只是席地而坐 那也很好

让那些喧嚣见鬼去吧

不必万物都想拥有

珍惜你的尤物

眼前的一头黑发

秋日闪亮柔和的阳光

以及花鸟绿植组成的世界

去秋天里

是时候了

还给自己一个本来的秋日

当你身处低谷

你说

你不过是天地间的一场逆旅

李太白啊

他也是过客

而他悲咏过的那粒尘埃还在

生命渺茫不如尘埃

逆境顺境又有什么分别

只不过是

越是身处逆境

越不能停止对世界的观察

和感受

你此时得到的

以后将不再复得

又或者是

没有低谷

又怎能形成海洋与湖泊

低谷啊,大地的胸怀所在

那里形成的的风景壮阔

你又何必拒绝欣赏体会

如今你停下脚步

要在心里开出一片荒地

种上粮食与花木

在谷底证见生命的繁茂

也许某一天

2023年10月27日

从前

骑青牛的老子死了

十字架上的耶蘇死了

菩提树下的悉达多死了

好入名山寻仙的李白死了

如今

名士死了

义士死了

高士死了

壮士死了

如果

神还活着

道还活着

就有壮烈的浪漫的死法

否则

不过不明不白的痛苦死法

死而不得其所

谁又能说山河无恙

死前不能壮怀激烈

又怎能阻止恶人当道

死亡应当给予生的勇气

而非对死的恐惧

死亡应当让生者心怀善念

以无畏从容活出生命之美

无题

长街空荡荡

黄河水汤汤

或是无声处

独夫命暴亡

2023年11月2日

山人

住在山边

住在山脚

姓名也是多余的了

我只管自己叫绿野山人

然而想到了李白和杜甫

这照亮历史的诗人

虽然有过短暂的豪迈生活

终究却要为生计发愁

他们流传千古的诗篇

既不能帮他们换取稿费

也不能谋取一份安稳的职业

他们给朋友或权贵们写诗著文

却几乎无人能提供实际的帮助

四处求职却八面碰壁

他们也深知朋友的接济

只能渡他们一时之难

活得落魄死得凄凉

苦苦追求换来贫死舟中

山人啊山人

你要做个在火炉边思考宇宙的人

然而要会劈柴种菜 口袋里有粮食

不颠沛不流离 苦难不是你的专利

人间

人间温暖少

冷多 那是自然

你的温暖也不曾到达多少人

做英雄却不能营生

做奸盗却锦衣玉食

明天究竟是怎样的明天

迂回一辈子终究回到起点

一个将死之人

病房里人来人往

既是探望又是告别

而临死之人即将解开死亡密码

躯体已经冰冷

冷到将变成灰和热

悉达多啊

请看看这人间

为何与你的人间没有分别

我决不愿年轻十岁

我决不愿年轻十岁

去讨好世人挑剔的目光

去迎合千篇一律的审美

纵使魔鬼向我开出交易条件

我也决不答应

我决不掩藏我的年龄

那是对造物主的背叛

然而我可以是一个

和同龄人不一样的

中年人或者糟老头

假使我可以年轻十岁

我也宁愿自然地老去

做一个在火炉前取暖的老人

安静而无杂念的享受每一个冬夜

回忆起年轻时的激情磅礴面带微笑

我不愿回忆时永远是35岁

那不是一个足够成熟的年龄

甚至更年轻的25岁

也没法让我放弃现在回到过去

人生比现在更美的时刻 不是过去而是将来

我决不愿年轻十岁

即使遭到社会的唾弃

那也不过是社会的损失

我将拥有更矫健的行动

更平静而有穿透力的思想

我只想对岁月的流逝感激涕零

人生是一条从山谷出发的河流

岁月的流逝让我一天天接近海洋

每一条河流都将在海洋中失去记忆

还有比这样更让人心动的安排吗

-by 冯一刀 20231207

在火炉前

火炉前我又写了一首诗

烤熟了一个红蕃薯

温热了一杯冷茶

等那个对的时刻

我要和你烫一壶酒

外面的世界大雪纷飞

绿色的新酒滋腾着热气

将那些微言大义

轻轻燃烧在火苗里

也没有江湖需要关心

更没有奇怪纷扰的社会

谈些风花雪夜儿女情长

或者我们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以及那些真实的忧伤或希望

今夜我是一个乡村居士

占有宇宙的一角清净地

在这角落不再关心人类

不关心清洁能源的蓬勃野心

庆幸啊我是这小小世界的知音

并为此在今晚失去了豪情壮志

至于明天 明天已为我做好准备

-by 冯一刀 2023120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