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必有你所爱( 爱花一则)

冬天里,去山效野外的时间少了,只在房间里简简单单地放置两盆水仙,也可解解花缘。

生活虽然清淡,却也习惯了居住的环境里有花的影子。去年一年大商场几乎没去过,花鸟市场却跑过好多次。日积月累,倒也积累了几个盆子,成功栽培过几种花草。只是现在一则冬天,二则没了一楼的小院,种植颇不方便。于是图个偷懒,水养两盆水仙欣赏。这些日子,它们正开得欢呢。每天我总要凑近那小小的水仙花儿,细细嗅上一番。

以前听人开玩笑说过,爱猫的人一定爱家,那么爱花的人呢?其实最好两者兼爱,在一片小院子里,种上一株株高低不等的各色花草,然后猫儿在花花草草的缝隙间玩耍打滚——那情景是多么有趣。

我情愿在朋友的聚会上,听别人说起自己家的猫咪最近如何如何,又养了什么什么花,也不希望听到大伙为了某个宗教或政治问题,甚至为了某两个所谓名人之间的口水仗,而争得面红耳赤。生活给了我们成为蜜蜂的机会,然而为什么有时候我们会成为一只苍蝇呢?或者说,大部分时候我们即使没成为苍蝇,但也成不了蜜蜂。

蜜蜂总是追随着花朵。这个世界上,难道竟有人会否认花的美好么?既然不曾否认,那么一个人倘若心中没有眷恋和热爱,但见了一片繁花锦簇时,难道竟唤不起一点对生活的爱么?虽然,爱花的人可以是孤单的,甚至可以是孤僻的。

今生必有你所爱。

想起一些人——陶渊明爱菊,王献之苏东坡爱竹,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李渔爱水仙。辛弃疾“种花事业无人问,惜花情绪只天知”,姜夔“高柳垂阴,老鱼吹浪,留我花间住”。都是好听的典故,或者一种佳话。有时候,爱花人寂寞清冷得只与花对,只与花说,只与花住。

在这样的对与住中,那个花外的世界起码可以暂时像冬天的晨雾一样消失。并且你呢,会越来越喜欢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中的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by 子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