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的一年结束

幽篁里

屋后有一片竹林,我将老房子题名为幽篁里,因爱摩诘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2023年没有写新年献辞。

这一年如此意外,一切都没有按计划进行和发生——除了老房子的修缮;另外,我还制定了一个重写诗歌计划,希望将来不管如何变化,都能执行下去。

2003年初辞职,离开了工作八年多、收入福利都不错的单位,以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份。大家都以为我疯了,在这个时候裸辞,何况辞去的还是别人眼里的好工作,然而去意已决。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裸辞。很难想像五柳先生会先找好下家再请辞——虽然这样的比喻并非十分恰当。

然而环境真的是比预估的要坏多了。不曾想2003年初疫情管控放开后,形势一路直下。资本市场也一塌糊涂,自然,我也一样不能幸免——何德何能呢?这真是人生中最坏的一年。

总应该还有些人记得邓公当年的话吧。

也差点去了上海。

然而如今依然还在杭州。

还在自己和自己较量的过程中。

没有永远的阴天,也不会有永远的暴雨天。

庆幸的是,完成了农村老房的修缮,也算完成一桩心愿,平常不在两个老人身边,但愿两老住得舒适便利些。这也是一件不能再等的事情。由于喜欢民宿,因而我在设计时,也引入了一点民宿的元素。也许有一天,即便不会弹琴如我,也要在竹林里抚琴而思。这一点确可以学一学五柳先生。

是为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