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禅寺

细雨中寻野寺

性喜探幽、或许也喜欢点佛学,杭州的寺院又多在僻静处,因而我也做个到访之人。杭州的寺院又多禅寺,我也分不清哪几个不是,便统称为禅寺吧。

灵隐寺 灵隐寺乃天下名寺,我想既然是名寺,已无需再多费笔墨;但又无论如何不能绕开灵隐而讲寺院。只说灵隐这地方,实在是风水宝地:绿叶葱茏、古木参天、溪水淙淙、峰峦相抱……然而正因为灵隐名声太大,便一年四季都人满为患——庆幸的是,喧闹只在白天发生,到了傍晚,游客归去,灵隐寺外长长的廊道上,便人迹稀少,此时的灵隐,真正是个灵隐之地了。

我独爱这晚间的灵隐。譬如在一个雷暴雨过后的盛夏晚边,那长长的廊道上,几乎就我一人散着步,听着虫鸣和水声,偶尔有耳边经过的微微风声。我在那廊道踱着我的步,只有飞来峰的菩萨造像们看着我;及至晚上7点半,虫子们竟然一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静谧极了。偶有一个年轻僧人经过,用手机打着电话。我想,我若有一天出家,要做一个不用手机和其他任何电子设备,只用毛笔写字、在纸上写信通讯的僧人——在我自己的定义中,要做便只做一个有足够修为的僧人,否则不如不做;我也深知自己的修养与天份颇不足,倘若有李叔同一半的修养,才算有了发心出家的条件。

眼看是做不成李叔同的一半,我也且只先踱我的步吧——不同时节的晚边到访灵隐,兴致又有所不同,譬如春水满泽、秋水盈盈,这灵隐寺外的水也一样;秋月扬明晖,透过高大而又疏密相间的树丛,这灵隐寺外的赏月兴致,亦不会输于西子湖畔。不过,想着还未曾在冬天到访灵隐,下回不如在冬日里寻一个日子,到灵隐之地看晚雪飘舞。

永福寺 永福寺离灵隐寺就几步之遥,游客却很少到访。这座东晋名刹,被灵隐寺的光环给遮掩了。我十余年前初次到访永福寺,对这里环境幽僻、而又游人稀少的情形,委实大大吃了一惊,然后又暗自庆幸——在游人如织的灵隐寺的隔壁,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安静的宝地,可纳阴凉、亦可听山泉流淌声,更可以要壶素茶,品着,眺望远处山峦林木;靠近晚边时点,听僧人梵唱、听钟声袅响。如此一个下午,在别处岂可轻易得到?不知道这些年,永福寺是否还能仍然幸运地保持着它的清静。

永福寺后山可直通北高峰峰顶,我曾与友人东凯于2009年某个炎炎夏日的午后登此路线(当年小记),途中还有一处韬光寺,大约在永福寺后山半山腰,我到访之日还在修缮,如今应该早就竣工了吧。这山腰也是个宝地,“门对浙江潮”讲的就是这里。如有个兴致,从永福寺后山攀援至此,人迹只会更少,远眺群林与之江,闲饮一壶清茶,岂不惬意。

法喜寺法净寺法镜寺 三座寺院,对应上天竺中天竺和下天竺。这一条天竺路,也实在是晚间散步的好去处。三座寺院规模都不太大,而与灵隐永福相近,又有三天竺相伴,颇有灵气。法镜寺旁有三生石,我曾经沿三生石向后山攀援,本意只想沿着山间小路探个究竟,不曾想竟到了飞来峰之上,意外“逃”了灵隐寺门票。晚边若不去灵隐法云弄踱步,则天竺路是不二之选。

金莲寺 位于龙坞某村后山的山顶之上,山不高;寺亦不大,似乎只一栋楼,周边景观也还不错。龙坞山林颇多,这地方有座寺院,本已意外,有点遗世独立的感觉。寺外三侧为悬涯所包,其中一侧石壁上攀结着诸多藤本植物,开着白色小花,也是个微观景致;沿路侧下山,则一路翠竹茂森,令人心情愉悦。

梧桐寺相国寺 两座寺院相距不远,规模亦不相上下,梧桐寺略胜一筹。寺院地处田郊,而相国寺背靠山峦。虽为寺中小院,毕竟离闹市区不算太远,大约也方便求佛人烧香拜佛。相国寺已作为径山寺下院,院中挂着径山主持戒兴法师的几幅题字,有韵骨可观。

釜托寺 据介绍也是历史名寺,然多经破坏,只存残迹。我到访之日,寺院内外正大举修缮,看样子工程已接近尾声。釜托寺在群岭怀抱之中,特别之处在于这周围的山头,全是竹子,或许是安吉竹海的余脉。寺中高处有七层佛塔,塔中登顶,则视野开阔,群岭竹海飘摇,微风送爽,足可在塔顶冥想一时。

真际寺理安寺 在杭州若说寺院遗址的最可去处,我认为非此两家。真际寺位于五云山顶,地理位置已然胜出;如今五云山顶乃是十里琅当的一处标志性地点,11月山顶银杏又添一景观,真际院自然也不会太冷清。理安寺遗址则位于九溪徒步线路之内,环境幽雅,若不留意,还不会被轻易发现。沿九溪徒步,至理安寺,入院内小憩,亦可让时间慢些下来。

法华寺 如果没记错,沿北高峰西溪路一侧下山,快到山脚时有一寺院,应该就是这法华寺了。然而多年来我只到访过一次,印象最深的乃是这寺院免费提供了一顿斋饭。下了山,过了西溪路,便又入了繁尘人间了。

冠山寺 冠山寺位于冠山之顶,山虽不高,但在寺外也足可俯瞰近处的城市楼宇了。这寺院规模亦不算大,而突起在山顶之上,院内阳光照射,毫无遮挡。下午见得六七个僧人,梵诵过毕,到室外再绕行一圈,为上山的香客礼行某种仪式。

香积寺 近年重修的一座寺院,座落在京杭大运河畔。这是为数不多的位于闹市区的一处寺院,位于曾经著名的大兜路的一头,寺外的小广场,算得是附近居民的一处公园了。杭州的寺院极少位于市区,可能多年以前,香积寺已经是处于杭州的远郊地带了。有点像苏州的寒山寺,我以为寒山寺一定是在像灵隐那么一个地方,到访后才知道,寒山寺差不多是在市区。

某处野寺 几年前的一个细雨天,到访一处山野寺庙,名字却不记得,且称为野寺吧。印象颇深的是这寺庙门前,种植着一片牡丹,细雨天正开着。寺庙后面,是一片竹林,竹山之中,有泉水涌出,在寺前汇成一条小溪。寺庙的建筑情形虽有些破败之感,然后有这等景物的衬托,这寺中岂不正好是高僧的藏身之所?若有一个艺术造诣深刻的高僧藏身于内,这野寺就野得极有味道了。

净慈寺虎跑寺 净慈寺我独爱那钟声,每到访,必撞钟闻声后离开。奈何这撞钟也是个商业行为,和登塔一般,得有钱财的付出,才能有这撞钟的资格。“南屏晚钟,随风飘送”,有一年的跨年前夕,于西湖长桥处立定,听那净慈寺的新年钟声,仿佛自己也祈了福一般;然而生活的轨迹,并不会因为祈了福而改变。至于虎跑寺,如今只剩下虎跑公园,然而我所倾慕的叔同,据说在虎跑寺出家,所以也须得记上一笔: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子,在人生的高光时刻突然毅然净身出家,这是一桩让人百感交集的“公案”。然而叔同之所以成为弘一,乃在于他深厚的艺术人文修养,以及真心喜欢那清静无欲的生活方式,并为此着迷。这就是缘份吧,不信也得信。

径山寺 多年前到访径山寺,还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寺院,如今据闻已新建庙宇若干,规模扩大了不少,可能算得上庙宇恢宏了吧?径山寺乃是历史名寺、江南名刹,如今据说某种原因,其地位似乎越来越高。然而我怀念从前的径山寺。多年前的那次到访,让我误打误撞加入了当时寺内正举行的一个仪式,对于某些仪式,我并不喜欢,所谓“崇拜抑教”,不过那一次的绕行仪式,倒是让人有些念想。也不得不承认,“教”也好、“非教”也罢,人确实不能完全没有仪式。到访径山寺,如果不能在山顶住一晚,是个遗憾,毕竟位于几百米的海拔之上,已远离了闹市,临晚风、看星辰、听梵音,或许心里再默念几个梵理——岂不是一种修养生息?曾经径山寺的外边,有村民的民宿可入住,如今怕是都迁走了吧。径山一寺,希望终不为名声所累。

-by 子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